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党风政风 / 以案警示
欲壑难填终自毁——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上阁楼村系列腐败案剖析
浏览次数:281发布时间:2018-01-09

    《诗经》有云: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!三岁贯女,莫我肯顾。”意思是说:大老鼠呀大老鼠,不要偷吃我种的米!多年辛苦养活你,而我的生活你却不顾。群众身边的腐败干部就是这样一群“硕鼠”,如不及时铲除,长而久之,埋单的必然是党和群众的关系,受阻的必然是从严治党的步伐。

    或许在查处龚志坚、周治平、王洪芝系列严重违纪案之前,并非溧阳市所有的党员干部都了解这番话的意义,而在该系列案件查处后的今天,溧阳的党员干部已经明白,他所传达的是溧阳市纪委严惩“蝇贪”、“蚁腐”的决心和承诺。

    被“摇钱树”砸倒的村干部

    2017年5月2日,对于大多数人来讲,这一天也许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节假期。然而对于周治平和王洪芝来讲,这一天,却“意义非凡”,这一天溧阳市纪委对周治平、王洪芝采取“两规”审查措施。

    周治平,溧阳市溧城镇上阁楼村原党总支书记。王洪芝,溧阳市溧城镇上阁楼村原党总支副书记。

    “两规”审查的第一天,案件就有了长足的进展,案件的脉络似乎已逐渐清晰。2013年10月,上阁楼村民王某从亲戚处得知消息:为修建梅园变电所,供电公司需征用上阁楼村北面土地。王某勾结亲戚王洪芝,并用平分附着物补偿款的诱惑捆绑周治平。在周治平和王洪芝的帮助下,王某租用了上阁楼村北面三十多亩土地,突击种树。2015年,梅园变电站征地项目正式启动,此时王某的租用的约35亩土地上早已密密麻麻排满了各种树苗。然而,变电站建设只需用地18亩,这就意味着王某还有近一半的树苗将不被征用。这显然不是周治平三人希望看到的结果,于是,深谙征地工作门道的周治平想出了带征的主意。周治平利用村书记的职务便利,将王某土地全部征用。在涉及王某树木补偿时,树木评估价为168万余元,这个价格比王某种植树苗的成本价已经高出一倍有余,但欲壑难填的三人,在与时任溧城镇分管征地副镇长龚志坚的商谈过程中,上演了一场“苦肉计”好戏。王某开价500万,周治平、王洪芝以村干部名义将王某骂得狗血淋头,丝毫不留情面,给人造成一种周、王二人与此事毫不相关且据理力争的假象。实际上三人背后早已商量好了300万元的心理价位,这出戏的最终目的,不言而喻。在周治平、王洪芝的助力下,又遇上龚志坚只追求进度、毫无原则地拍板,补偿价格最终约300万元。最终,三人共骗取国家补偿款304万余元,扣除成本三人均分,每人“净赚”76万余元。此外,王某花了2万元购买了20条烟送给龚志坚,以表感激。

    为“亏心事”出逃的副镇长

    案件至此,真相似乎已经浮出水面。然而此时外查组反馈的一条重磅消息,却让大家倍感震惊。溧阳市溧城镇原副镇长龚志坚闻讯出逃,下落不不明。这一逃,意味着浮出水面谜底又一股脑沉了下去。

    “20条香烟,最多折算到两万元钱,龚志坚有必要离岗出逃吗?”这是所有工作人员心中的谜团。也正是由于龚志坚的异常举动,外查组对他的调查,自他出逃之日起,便紧锣密鼓地进行着。

    2017年6月一天,在安徽省郎溪县的一间小旅馆内,一名中年男子蜷缩在床上,脸上装满恐惧。床头柜上零散的放着拆开的手机和数张电话卡。此时窗外警车呼啸而过,男子触电般起身,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,偷偷向外张望,确定警车已经开远,又回身上床,继续蜷缩着。——龚志坚在“两规”期间还原了自己在逃时的“恐惧”场景。

    随着核实的深入,市纪委掌握了大量龚志坚严重违纪的证据。经历了近两个月的东躲西藏,龚志坚终于回到溧阳。2017年6月30日——建党节前一天,溧阳市纪委对龚志坚“两规”审查。

    龚志坚,溧阳市溧城镇原副镇长,分管征地补偿。他从部队退伍之后就在清安乡农经站工作,之后又担任溧城镇农经站站长、溧城镇副镇长,有着丰富的农村工作经验。他工作勤恳努力、为人老实和善,他被调查的消息传开后,令不少人为之唏嘘。

    一个老实和善的科级干部,涉案金额竟然高达数百万元,数额之巨大,手段之拙劣、心态之麻木,令人触目惊心!他不仅“一手下”虚立名目、骗取公款,还肆无忌惮地收受老板送的钱。利益输送背后,自然是交易,而龚志坚能用来办事的,正是他手中的职权。

    欲不设防终成“狱”

    溧阳位于江苏南部,地处长江三角洲,属上海经济区,是一座有着1100多年历史的古城新市,拥有三省交界的区位优势,四通八达的水陆交通,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。近年来,溧阳市为了拓展城市发展空间,多个工程项目都选址溧城镇。龚志坚从2011年分管溧城镇土地征用以来,工程项目来多了,土地征用随之也多了,找龚志坚打招呼的人就更多了。

    经查,龚志坚从同一个老板处收受了数百万元的贿赂,涉及的工程项目五花八门,有公墓建设、道路建设、安置小区建设。但其中的共同点是,这些项目都涉及该老板的树木补偿,龚志坚利用自己的职权,为老板谋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。

    龚志坚只要一个电话,负责树木价格评估的评估公司就能把评估报告抬高一百多万元。有时候,老板一个眼色,龚志坚补偿谈判时就能“心领神会”,补偿价又能多出上百万。事成后,龚志坚会主动问老板要钱,老板也会爽快答应。

    “起初,逢年过节接收下属部门和老板的土特产和少量烟酒,和老板们吃饭、打牌、喝茶,我认为都是细小琐事,不足为奇,完全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后来,第一次收钱的时候,心里有过激烈斗争,但贪欲蒙蔽了双眼,党纪国法被至于脑后。面对商人的围猎,我的党性和原则在脑海只能一闪而过,再无滞留的空间。权利和贪欲一旦捆绑着冲破束缚,就一发不可收拾,我会利用手中权利,不择手段、肆无忌惮地谋取不法利益,从激烈思想斗争到最终麻木不仁。”龚志坚在他的忏悔录中这样说到。

    当遇到利益诱惑时,人们往往无法预估到自己会有怎样的行动。有的干部从“几经挣扎收下了第一笔贿金”到“始而惭焉,久而安焉”,有的干部从油盐不进的“怪老头”变成了四面透风的“贪老爷”,终究是敌不过欲望的诱惑,弯曲了人生的脊梁。龚志坚、周治平、王洪芝都是因为手中的公权力,而被拉拢、围猎,为了一己私欲而不设“防火墙”,导致指针偏离,陷入“人见利而不见害,鱼见食而不见钩”的陷阱,最终锒铛入狱。

Copyright 2009-2010 青阳县纪检监察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序号:皖ICP备1029123号
地址:青阳县纪检监察网 邮政编码:242800
办公电话:0566-5021248 传真:0566-5021201 技术支持:商网信息
皖公网安备:34172302000006

关闭